《寂寞的书 》

当当网 作者: 侯德云 2016-07-26 13:27
  内容推荐

  《寂寞的书》是多年来侯德云先生文学艺术研究成果的一个缩影。《寂寞的书》所选文章不仅突显了他平实大胆、幽默风趣的评论风格,还体现了其在言语叙事上的恰当得体。在继承了中国古代散文和现代散文优秀传统的同时,又受到了西方文学的影响,从而呈现出多姿多彩的特点。凭借多年从事创作及理论的研究与实践工作,使得稿件具有内容涉猎广泛且极具现实意义的特点。使读者在了解作者心路历程的同时,又极大地扩展了与文学相关的知识。

  作者简介

  侯德云:

  一九六六年四月出生。读书人、品书人、作家,著有小说、散文随笔集十二部,现居辽东半岛。

目录

我和书(代序)

卷一 耘堂随笔

纯粹的文学和作家

文学与世俗

我读我思

关于评论,我能说什么?

评论家,说点家常话好吗?

评论家是需要同情的

不读小说是对的

“文学死了”,谁会在乎?

“大文学”中的微型小说

老年文章

平淡的文章

耐读的书

寂寞的书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纯粹的文学和作家题解原先拟定的标题,前面还有一句“在精神的层面上”,觉得哕唆,也觉得拧巴,删掉了。在我看来,“纯粹”二字,跟文学、跟作家相连,就是精神层面上的概念。换句话,也可以说,我谈论的是理想化的文学和真正的作家,以及他们之间的有机关系。

  再说句题外话,我是一个不大擅长“搞”评论的人,不善于也不喜欢搭设理论框架,或者去构建什么理论体系。我只是一个闲人,沿田间小路随便走走,把沿途看到的风景,用家常语式,随意点评一番。如果有人说这不是评论,我也不想反驳。你说不是就不是吧。

  作家就是喜欢待在文学里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作家的概念一直不是很清楚。《现代汉语词典》上说,作家是“从事文学创作有成就的人”。好像很清楚,严格说还是让人犯糊涂。“有成就”,怎么衡量呢?写过多少文章或者发表过多少文章,才算“有成就”呢?阿城的小说《棋王》里边有个棋呆子叫王一生的,说过这样的话:“我迷象棋。一下棋,就什么都忘了。待在棋里舒服。”就是这段话,一下子驱散了我的疑惑。比照而言,作家是什么?不就是喜欢待在文学里的人吗?而且,待在里面,通过表达,而感觉到“舒服”,把“什么都忘了”。

  汪曾祺先生为《棋王》所写的评论《人之所以为人》,对此有过议论:“人总要待在一种什么东西里,沉溺其中。苟有所得,才能实证自己的存在,切实地掂出自己的价值。”这就对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爱好。有人爱好上山,有人爱好下海,有人爱好打麻将,等等,都是沉溺在一种东西里面,跟爱好文学,在形式上没有高下之分。不同的是,文学中的智慧、思想和知识含量要远远高于上山下海之类,而已。

  《棋王》里边的王一生,反复说“下棋不当饭”,还有一句常说的话,“何以解忧,唯有下象棋”。这就把下棋这件事,完全归拢在精神的层面了。套在文学上,就是不把文学当饭的作家,才是纯粹的作家,像汪曾祺那样,“我就是悄悄地写写,你们就是悄悄地看看”、“不去抢行情,争座位”、“甘于淡泊”。我觉得汪曾祺是比较罕见的沉溺于文学而且自得其乐的人。在一篇文章中,他说:“我几乎每天都要写一点,我的老伴劝我休息休息。我说这就是休息。”这是一股劲头。

  沿文学的源流逆水而上,我们很容易发现,在明清两代,纯粹的作家比较多,代表性的文体,是笔记,几乎都是没有功利性的写作。

  这是我热衷于阅读明清笔记的主要原因。只有纯粹的作家,才能写出纯粹的文学。相反,那些别有用心的、以文学为正具的、类似于投机政客和商人的写作者,只能算是转基因作家。这样的人,也只能创作出转基因的文学。

  在明清之后,转基因的文学,多了起来。所谓“新时期文学”里边,也有可观的数量存在。原因之一,就是转基因的作家多,把文学当饭的作家多。周作人说: “单依文学为谋生之具,这样的人如加多起来,势必制成文学的堕落。”说对了。可悲的是,在他说过这番话之后,文学越发堕落了。

  现在的情形又有所不同。一些人说,“文学式微”,其实真正“式微”的,只有所谓的严肃文学。对此感到悲观失望的,也只是那些把文学当饭的和转基因的作家。我倒觉得,这不是坏事。

  纯粹的文学是心灵的需要由春秋至战国,国运不振,道德衰败,却阴差阳错地成就了文学。那些有表达嗜好的人,无拘无束,表达自己最想表达的观点,阐述自己最想阐述的思想,无意中形成了一次“诗言志”的时代潮流。

  我说“纯粹的文学是心灵的需要”,指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境况,是“诗言志”。无拘无束地表达自己,满足倾诉的欲望,或者说是满足自己的“精神诉求”,同时没有任何顾虑。

  周作人说,到了唐朝,文学走上了“载道”的路子,好作品就少了。他评价韩愈,“仅有的几篇好些的,是在他忘记了载道的时候偶尔写出的,当然不是他的代表作品”。

  宋朝的情形也差不多,陆放翁、黄山谷、苏东坡这些人,用周作人的话说,“他们所写下的,凡是我们认为有文学价值的,通是他们暗地里随便一写认为好玩的东西”。

  这就是说,在周作人眼里,当文学服从心灵,而不是服从别的什么东西的时候,好作品才会出现。这个观点很可能引来无数批评之声,但我是赞同的。

  上面说过,我喜欢明清的笔记文学。说到明清笔记,就不能不说说公安派。他们的主张是,“独抒性灵,不拘格套”。这话正合我心。

  我承认自己是袁中郎的追随者。不仅是我,不少前辈作家也深受笔记文学的影响。典型的代表是汪曾祺。他的小说,几乎都是笔记体。

  P9-11

  ……

  

“一林多谷”即在大连范围内建立统一的“大连市作家森林”,在各区结合本区特色开展形式各异的"谷地",通过充分发挥不同特色文化"谷"的作用。

  

  • 简介

    大连作家森林杂志创刊于2014年10月,由《大连作家森林》编辑部编辑出版。[详细]

  • 简介

    《海燕》现由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主管,大连报业集团主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