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天的街道(组诗)

辽宁作家网 作者: 大路朝天 2016-07-26 14:35
长城外(四行组诗选章)

                     
                  1
                  唯有荒原才是广阔的天地
                  没有哪片原野能让骏马如此痛快地驰骋
                  马鞭所指
                  可以横贯整个欧亚大陆
                  2
                  老哈河西拉木伦河大凌河依然在流淌
                  它们不再奔腾但没有失去河道
                  丘陵间散落着石器陶器和玉器
                  灰烬堆积的山洞让我们想起母亲的子宫
                  3
                  艺术可以让一个女人充满光辉
                  而今夜群山如幕大雨如注
                  我不要修辞色彩曲调只要你的身体
                  并且冲破混沌喊出声来
                  4
                  没有锋利牙齿的哺乳动物就已进入暮年
                  灾难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维生素
                  风霜雨雪中的刀枪剑戟
                  让一个民族不至于过度懒散和肥胖
                  5
                  追求仙药钻研养生的皇帝失去了斗志
                  在注定要陷落的围城里变成了一只死蛹
                  他要变成蝴蝶可以翩跹在塞外的花海
                  要还是一只狼本可以享用风吹草低的羊群
                  6
                  一条绳子捆缚不住数不清的奴隶
                  他们熟悉兵法和一招制敌的技术
                  他们再衣着光鲜也只是演员和木偶
                  真正的王是黄金和材质不一的宝座
                  7
                  从廊柱间飘然而过的
                  是善歌舞的红颜
                  曲终人散
                  城垛上还高悬一轮素白的满月
                  8
                  箭楼上顶盔掼甲栉风沐雨的战士
                  背后是成倍牵肠挂肚的父母妻儿
                  无定河边芦苇上掠过瑟瑟寒风
                  他们穿着羊皮袄或者粗布的棉衣
                      土豆
                    昨天
                    在刚收获过的田野里
                    我挖到了
                    一个土豆
                    黄澄澄
                    光溜溜
                    拳头那么大
                    我捧着它
                    以为找到了
                    大地的心

                    今天
                    守着餐盘
                    我想这烤土豆真像上帝  
                    他就总在弥撒曲的深处
                    发着柔和的光
                      唉,杰克
                    你的胡子都白了
                    已经是一个清瘦的老人
                    我下午看你的《美智子我爱》
                    知道了她是你唯一的日本爱人
                    我虽然没细究她是你的第几个爱人
                    但看你因她的逝去
                    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哀伤
                    这次
                    你是真的老了
                    体液少到再不能有一场爱情
                    住在租来的小屋里安静地回想往事
                    你是要把爱带到骨灰盒里去了
                      在冬天的街道
                    他们右手握着左手
                    周围都是又冷又硬的事物
                    他们还不到互相搀扶的年龄
                    但是已经有了回忆
                    他们觉得这样走着
                    很暖和很踏实
                    他们说起了南方的春天
                    他捧着一个青菠萝
                    说那就是思念她的心
                    想得都破碎了
                    但紧紧地包裹着
                    里面的又酸又甜
                       布偶
                    下雪了
                    我在窗前做完了今年的第一组布偶
                    用来记录我的爱情故事
                    这是献给我男朋友的礼物
                    他在很远的地方
                    我想念他
                    这组布偶没有名字
                    男友说
                    要拿到手上才知道叫什么
                    那会比较慢
                    不过没关系
                    我说
                    把玩一阵再取名不迟
                    我男朋友住的地方有不化的雪山
                    藏獒就是要在这高原上
                    而我要回到自己的大海
                    我在腹中带回了他的孩子
                    现在她就在楼下的花园里堆雪人
                    我自己给她取的名字
                    叫漂亮


注:本诗改编自艺术国际火卿精博文,她是我佩服的一个能做到特立独行有大气和真爱的女艺术家。尾段属于我再创作。

 


                    停车,在一块农田旁

                    停车,在一块农田旁
                    她蹲伏在垄沟里薅苗
                    如果不是她缓慢地挪动
                    我根本注意不到她的存在
                    她背对着我
                    和田野融为一体
                    她吃的肯定就是这地里的东西
                    跟周围的虫子们一样
                    在这里活着
                    也必将在这里死去
                    她活着的影响
                    就是身影比土地更黑
                    她的消失
                    就是终于可以不再日出而作
                    化身在这块地里
                    长成一棵草或者一棵树
                    四野空旷无人
                    不知她的老伴已经故去
                    还是儿女们都去了远方的城市
                    我舒展够了开车时间太久麻木的腰身
                    渐行渐远
                    这个老太太就像被遗弃的算盘上
                    唯一的一颗珠子
                    再也感觉不出她的移动
                  不经意间想起一位烧茶炉的老人

                    他一年四季戴着褐色毡帽
                    常年被煤烟呛得边吐痰边咳嗽
                    他在机关大院偏安一隅
                    住的小炕和锅炉就隔着一层红砖的墙
                    他对家属院的孩子喊听不懂的方言
                    吹胡子瞪眼让我们一哄而散
                    他惯常的暴躁和偶尔的沉默
                    在我们眼中都充满了力量
                    包括他颧骨上的两块红润
                    我们都当成是脾气大的标志
                    不知道那是肺部疾病的反应
                    那时我才十来岁
                    烫死过院里一窝兴旺的蚂蚁
                    覆灭的帝国历史上这一重大灾难
                    他是武器的制造者
                    他的终结者竟然是小小矿泉壶的出现
                    硕大的锅炉消失了
                    他也许回了南方老家
                    也许早已不在人世
                    如果不是看着冰雪消融
                    我想到许多的物是人非
                    他也不会在我记忆中浮现
                    而他的消声匿迹
                    其实是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们
                    共同的命运

  

“一林多谷”即在大连范围内建立统一的“大连市作家森林”,在各区结合本区特色开展形式各异的"谷地",通过充分发挥不同特色文化"谷"的作用。

  

  • 简介

    大连作家森林杂志创刊于2014年10月,由《大连作家森林》编辑部编辑出版。[详细]

  • 简介

    《海燕》现由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主管,大连报业集团主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