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悲喜爱情

辽宁作家网 作者: 邓刚 2016-07-26 14:59

    据说是人类的感情出现了危机,便想从一些动物身上寻找抚慰。为此,如今养狗成风。我所居住的小区,大狗、小狗、巴狗、狼狗、洋狗,吠声此起彼伏,特别是黄昏之时,家家户户遛狗,犹如动物园景色。连我们隔壁双双下岗的职工大宝家也养了只挺可爱的小狗——宝宝。但宝宝虽然可爱,却有个令人头痛的缺点,那就是作风不正,它只要见了女狗,不管对方是否有意,都激动得发疯,都毫不犹疑地表示自己强烈的爱,甚至强烈到把对方吓得飞跑。用人类的道德角度看,绝对是流氓。而且,无论你怎样批斥它教训它,它也屡教不改。

  问题是流氓习气的宝宝,竟然还有诸多高贵的品质,比如说它情感丰富,特别是对大宝的母亲,亲切得像个撒娇的乖孩子。如果大宝母亲外出到大宝妹妹家住两天,狗的思恋让你又感动又惊讶。小鼻子不断抽动,各个房间嗅着寻找大宝母亲的身影,由于大宝母亲经常在厨房里劳作,所以它最多的时间是在厨房里嗅,并发出像小孩那样的呜咽声。到了晚上它的思恋情绪更浓,不但不按时睡觉,还跑到大宝两口子面前,不断地抬起充满情感的狗头,瞪着忧伤的眼晴,仿佛是在问,家里少了一个人你们不知道吗?大宝妻子有时被狗感动得眼圈发红,到我们家来倾诉宝宝的可爱。再比如说狗的忠诚,宝宝在家一年到头吃粗茶淡饭,也决不为邻居家的肉肠所动。当然,它知道肉肠的美味和营养价值,有时我们故意用吃剩的骨头和肉肠引诱它,它就毫不犹豫地大吃特吃,但吃完后立即跑回家,也就是说虽然收贿,却决不变质。再比如说宝宝的责任感,谁也没有分派它看家的任务,但它却自觉认定这是它的份内工作,每天都警惕万分地竖着耳朵听动静。我与大宝家都住在五楼,只要五楼的楼梯上有陌生的脚步声接近,它就会勇猛地狂叫,表示它守卫的家神圣不可侵犯。麻烦的是它的责任感越来越高,听觉越来越似雷达般灵敏,后来发展到连一楼楼梯上有脚步声,甚至全楼任何一家来客人,它都尽职尽责地狂叫不止,弄得我们和邻居们经常无缘无故地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不仅就有些不满的议论。然而,大宝却置若罔闻,并更加疼爱宝宝。他甚至像女人那样喋喋不休,不间断地对我们讲诉他家这只狗的诸多感人事迹。他说宝宝比人优秀,比人有道德,因为宝宝善于改正自己的缺点,并且经常对自己的缺点感到痛心。举一例就可以说明,夏天时大宝母亲扇扇子,宝宝见了甚觉好奇,对扇子充满兴趣,用爪子反复玩耍,把扇子撕破了。大宝母亲大怒,抓起撕破的扇子敲打狗头,并痛骂了它一通。宝宝知道自己干了错事,便躲进床底下不敢出来。从此以后,只要它疯闹撒欢或没有节制地叫唤时,大宝母亲一举起破扇子,它就立即钻进床底思过,而且再次爬出来时,一脸的沮丧和内疚,好半天老实得像块木头。总之,大宝说他的狗比人高级一百倍,为什么给狗起名叫宝宝,不就是我的宝贝儿子吗!

  前面我们说过,宝宝虽然有诸多感人的优点,但它作风不正却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到了成熟期,也就是到了长成大小伙子时,就越来越不安分了。女狗还在100米远,宝宝就进入颠狂状态,将狗链拽得绷直,而且腿档中间的那个玩艺儿也恬不知耻地挺了出来,绝不注意场合地点和影响。真正像一些情感作家所赞美的现代青年那样,不扭捏作态,不花言巧语,说爱就爱,直奔主题。宝宝似乎不挑剔对方丑美、性格及有无缺点等,反正只要是异性,它立即就爆发爱情。这种没有教养的举止往住使大宝妻子羞愧难当,但也无可奈何。

  小区对面有座二层小洋楼式的别墅,别墅里住着一个相当有钱的的大款,大款有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妻子,整天娇声娇气的,邻居们都称她娇娇。娇娇也养只小狗,但比小区里任何一家的狗都高档,是外国名贵的小姐狗,据说能卖好几万元钱。这只“洋小姐”浑身美女卷发般的狗毛,柔软的脖子系着粉红色的蝴蝶结,走起路来纤腰扭动,绝对是狗世界里的模特。娇娇像大宝一样爱狗,并从她自己名字中拿出一个字来给小姐狗——娇儿。据说娇儿一天的伙食费就超过大宝全家一周的生活费,而且还定期去狗医院测血压、血脂、血糖、血黏度等指标,绝对就像养了个高干。也就是说贫贱的宝宝与富贵的娇儿并不门当户对,简直就是粪球与珍珠相比。另外,宝宝“出身不好”,它的父母有一方可能是野狗,所以它的脑袋像“京巴”,但耳朵却狼耳一样伸出个尖来;虽然眼神挺乖,可不知怎么有时斜视出小品演员的怪模样,不客气地说是杂种。可恨的是宝宝决无自知之明,丝毫不觉得自己地位卑下,反以为自己和所有的狗一样有平等相爱的权利,因此,对娇儿总是想入非非,而且蠢蠢欲动。

  傍晚遛狗,一出楼门宝宝就朝娇儿住的别墅楼眺望,一旦娇儿露面,它就浑身痉挛地抖动,嘴里呜呜地发出污言秽语之声。有一次大宝母亲稍疏忽,使它脱缰而去,直扑娇儿,先是用鼻子嗅娇儿的屁股,然后笨拙地往娇儿的身上爬,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不堪入目的粗野动作。大宝母亲急得不行,却老腿老胳膊的动作缓慢,无法控制宝宝的流氓行为。娇娇气极了,抬起尖头高跟鞋踢宝宝的要害部位,大骂宝宝:耍流氓!耍流氓!……但宝宝不懂汉语,还是一个劲儿忙它的。幸亏大宝从外面回来撞见,及时冲过去阻止,才没造成事实。但娇娇看到娇儿美丽的卷毛已经凌乱不堪,不禁又重新大怒特怒,再次抬起尖头高跟鞋踢宝儿的要害部位,但她的脚没有宝儿的身子灵,总是踢不准。气得她干脆就破口大骂起来,什么“杂种、不知羞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串串地难听词儿,使大宝满脸通红。但宝宝却不知好歹,也许是爱情的力量战胜一切,在如此臭骂之下非但无改悔之意,反而为刚才没得逞而焦急万分,一面躲着娇娇飞踢过来的高跟鞋,一面却围着娇娇团团转,狗头朝上扬着,频频朝娇娇怀里的娇儿打飞眼。大宝看到自己的狗这样不争气,便把所有的怒火都发到宝宝身上,他也飞起一脚朝宝儿踢去,由于宝儿把精力全集中在娇娇和娇儿身上,没有注意身后,再加上大宝毕竟是男人,动作敏捷,这一脚就把宝宝踢了个滚儿,痛得宝儿鸣鸣地叫着跑向大宝母亲。大宝母亲心疼狗,立即将宝宝搂在怀里用手抚弄,并有些气愤地瞥着娇娇说,这是个狗,狗能和人一样吗?狗不懂事,人还不懂事吗?……再说了,母狗不调腚,公狗也上不去!……

  娇娇更是气得浑身打战,她哪里能咽下这口气,不禁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声嘶力竭地说这事不能算完,说她的狗价钱能买一百只大宝家的狗,说她的狗不仅是高贵的狗,而且是处女,要去医院检查;要是查出个好歹来,言外之意就是小姐狗的处女膜要是破了,你们就得赔!

  大宝见娇娇得理不饶人,也就横起来,他对周围看眼的邻居们说,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的宝宝根本没干成那事,顶多是“强奸未遂”。众人听了大笑起来。娇娇见大家轰笑,脸上便一红一白地不是个颜色,她恶声恶气地说,什么叫没干成那事儿?性骚扰也是犯罪!众人更是大笑不已。娇娇只好气得跺着脚,撇着嘴骂道,真是没素质!抱着娇儿气哼哼地走了。

  大宝拖着宝宝回到家里,关上门后,看到宝宝还在死皮赖脸地往门缝处钻,第一次认真发火,结结实实地将宝宝痛打了一顿,并禁闭多天不让它出门。

  看到宝宝在屋子里孤独而急不可耐地转圈儿,有时甚至是在哀叫,大宝母亲心痛得不行,不由得骂起来,咱宝宝犯了什么法,就是强奸了地主小姐也活该强奸!说着便又带着宝宝出去。万万没想到,宝宝也许憋了多日,刚出门就激动得发了疯,呼地一下子就蹿出去,原来,娇儿正在不远处。宝宝实在是太爱娇儿了,为了爱情它拼尽全力,不但挣脱了链子,还将大宝母亲拽倒了。更没想到的是,娇娇见了宝宝也兴奋得撒欢儿,似乎是牛郎织女相会,亲昵缠绕相亲相爱;宝宝亲切无比地闻着舔着娇儿的屁股,娇儿更亲切地用脑袋摩挲着宝宝的身子。更更没想到的是,两个像早已约会好似的,一阵欢快的吠叫之后,竟然双双朝城郊方向飞跑而去,任凭大宝母亲和娇娇两个呼喊,也不再回头。据说娇娇后来打手机将大款火速召回,大款开着奔驰车去追了半天,也不见踪影。

  大宝家低贱的杂种狗与大款家高贵的小姐狗私奔,使整条街震动。有人为“洋小姐”的遭遇而惋惜,但也有人为杂种狗的勇敢叫好。大款在报纸上登了寻狗启事,说是谁要是能找到娇儿,有重金酬谢。我看到大宝和他妻子也东奔西走地努力寻找,但最终是徒劳。只是苦了大宝母亲,每个傍晚,她都顺着宝宝和娇儿跑去的方向,一面走一面呼唤着宝宝的名字,有时走到半夜才回来。

  夜里睡不着觉,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思索,在人类主宰的世界里,狗的婚姻一般是被严格包办的。宝宝和娇儿为爱情私奔,那是绝无仅有的奇迹,当然更会格外艰难。它们不是被人们打死饿死或冻死,就是被捉到市场里卖钱,最好的下场是被人捉到家里养起来,但洋小姐可能会被留下,而杂种的宝宝只能是被一脚踢开,决不会给它们俩终生相爱的自由。但我又一想,在当今人类主宰一切的社会里,这两只门户不相当的狗,只要真能尽心尽意地相爱一次,也值。

  

“一林多谷”即在大连范围内建立统一的“大连市作家森林”,在各区结合本区特色开展形式各异的"谷地",通过充分发挥不同特色文化"谷"的作用。

  

  • 简介

    大连作家森林杂志创刊于2014年10月,由《大连作家森林》编辑部编辑出版。[详细]

  • 简介

    《海燕》现由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主管,大连报业集团主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