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天很近的地方

大连作家森林 作者: 王同富 2016-07-26 15:05

有人说,青藏高原是地球离天很近的地方。我知道,对于离天很近的青藏高原,没有哪一位作家可以恰当地描绘出她的神圣与庄严。

什么不要留下,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带走,除了记忆。短暂的青藏高原之行,也许脚印都没有留下,但我却时常梦回那片净土。

心中的路标

1

那独特的路标,是一座我常常牵挂的地方。

“雪雾混沌,寒雪不沾地裸露于皑皑雪原,上面标明:“西至芒崖358公里,东至西宁806公里,北至敦煌、安西660公里,南至拉萨1237公里。”这座路标,在青藏线西宁往西的806公里处的格尔木的一个转盘路口。

我知道,这不是一座平凡的路口。

1989年 9月,我在解放军报社学习时,时任《新闻与成才》杂志总编辑袁良交给我一件任务,让我采访时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创作室主任王宗仁。当时,袁总编幽默地对我吩咐道:“小王,你尽快去望柳庄采访吧!”

我要找的望柳庄?当我如约前住的望柳庄竟然是王宗仁老师在北京解放军总后大院的家?

他的家,为什么叫望柳庄?

那次采访是成功愉快的。从此,我同王老建立了近30年的友谊。

1958年冬天,王宗仁离开陕西抚风老家,当兵第一站,就是格尔木那座路标转盘路口边的军营。

提到“望柳庄”,王老告诉我,当年的格尔木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是幕生忠将军带领大军开赴于此,亲手把一根柳条庄重地插向戈壁大地,并名命道:此地就叫望柳庄!

包括王宗仁在内的一代代军人,他们用青春和热血筑起了青藏线,昔日的望柳庄变成了格尔木,而格尔木则成为联络青海至西藏的大后方,是青藏线上物资的中转站和桥头堡。

我常把望柳庄、格尔木、世界地域最大的城市三者联系在一起。我知道,对青藏线上的官兵说奉献、道艰苦是多么苍白?26年来,我得益于从王宗仁老师上百次冒着缺氧的生命危险、著成的30多部散文、报告文学所展现青藏线上的那些令人震撼的故事中吸取营养,心中多了一片私密的天地。

那片天地,有史诗般的宣言和故事。

“那是春节放假的第三天,正月初三,满世界都旋转着雪花。飞雪使昆仑山失去顶点,使格尔木河断了喘息。我晨练散步来到格尔木转路口”,于是18岁的汽车兵王宗仁视线出现了:雪雾混沌,寒雪不沾地裸露于皑皑雪原,上面标明:“西至芒崖358公里,东至西宁806公里,北至敦煌、安西660公里,南至拉萨 1237公里。”从王宗仁的散文《情断无人区》的作品里,我的心头装上了青藏高原和青藏线上的这座路标。

从格尔木新兵军营这个路标出发,王宗仁怀揣原本18岁对格尔木的印记,如胎痕一样把青藏高原刻在自己的心窝,使他7年后既使走下青藏高原奔赴至首都解放军总后机关及后来成了专业作家,一生也从未离开对青藏高原青藏线及那里兵站的挚爱和关切。他把所有著作后记的落款都标明:“于望柳庄”四个字。可见王老情系青藏的缘由和胸怀。

有人说,王宗仁把青藏高原都写遍了,他近60年创作生涯、30多部文学作品成为青藏线上和世界屋脊上精神灵魂之窗口。

2

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究竟有多高,我无法一时回答,但从西宁出发经格尔木到拉萨的青藏线有1937公里,横穿柴达木盆地,跨越昆仑山、风火山、唐古拉山、冈底斯山,通过57公里的连续永冻土地带,行经发源长江、怒江上源的108条河流,全线平均海拨4000米以上,每年冰期270天,年平均气温零下5度。

正是读着王宗仁描写着,那些生活坚守在青藏高原上的官兵,他们克服生命禁区、空气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等种种艰苦,筑起青藏生命补给线的那些感人的故事,我开始关注青藏的。

心中的路标,换来我人生的座标。我知道,我是通过王宗仁老师的作品,而仰望青藏高原的。也是读了王老师几乎所有讴歌青藏线上官兵的作品,我开始喜欢上散文并开始笔耕的。

3

日月山、格尔木、昆仑山口、不冻泉、五道梁、唐古拉山口,还有“拉萨跪娘”、“一个大学生在西藏的故事”及“藏羚羊跪拜”等故事,始终在我的心中回荡。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随共和国的潜艇执行了一次远航任务。在大洋深处,我阅读着王宗仁老师的作品,我把那雪花飘飘的格尔木路标同大海深处的潜艇秘密航标联系了一起。后来,我采写了纪实散文《离开天地》,中央人民播电台给予连续播送。后来,有幸得到王老师的支持,在我出版第一本散文作品集《窗前那片海》时,时任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秘书长的王宗仁还亲自为其作序。

2005年,我离开了军营,但同王宗仁老师的联系从未间断。年近八十的他仍心系青藏高原。我则成为他及青藏情结的粉丝,一晃,近30年!

翻越日月山

4

我熟悉向往着青藏的那片热土,却迟迟没有踏过青藏。

今天终于来到青藏。

从西宁出发,我的心跳便开始加速。从未有过的带有一些兴奋。我知道,在西宁还不致于高原缺氧这么快。也许是牵挂这片土地的缘由,当踏入西宁,我便开始渴望走进青藏线。我知道,青藏线是青藏高原的生命线。

昨夜,从西宁曹家堡机场入住酒店后,我们便急忙赶往夜市,因为要采购昆仑雪菊。

昆仑雪菊又名天山雪菊,也叫冰山雪菊、高寒香菊,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在雪线上生长的野生纯天然菊花。

还是在1989年10月,总后勤部青藏兵站的一位新闻干事,千里迢迢来北京推荐宣传青藏兵站官兵爱国奉献精神,并讲述医疗队员女兵为采集昆仑雪菊险些因缺氧送命的感人故事一直印在我的心中。

昆仑雪菊,当春天的阳光普照到青海、西藏的季节,巍巍的昆仑山一线,那棵棵雪菊的小芽冲破雪山下的冻土,历经千磨万难长成菊苗,当皑皑的雪花降临大地前却突放出灿烂的黄花。指甲大小的黄花朵,开遍青藏,菊黄一秋,朵朵相连,虽历经暴风骤雨却摇晃着笑脸在昆仑山脚下,目送着三江源溪水的汇聚与流淌,伴随着高原藏家的甘苦与生活,伸开臂膀仰望着星空……

昆仑雪菊是一种药材,含有对人体有益的18种氨基酸和15种量元素,对降“三高”和寇心病有特殊的治序和保健作用。

我在想,因为昆仑雪菊承受了太多的苦难,所以从高原降临人间化为人类健康的使者。而身在或向往青藏高原上的人们呢?

5

汽车离开西宁市区,奔向了青藏公路。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天路。我让导游兼司机扎西打开音响,播放着韩红演唱的《天路》。

青藏线上,《天路》却把我的思绪带到远去的大唐。

不知是黎明,还是黄昏?大唐长安的皇宫内,唐太宗在宫中亲自在为文成公主送行,并赐赠一柄可以显见愿望的神奇宝镜,

嘱她到了雪域如若想家可以拿来一照。

唐王自然清楚,公主一别难以相见,但却换回来同吐蕃的和解,这一切均是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

离别长安,护卫及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开始离开黄土高原向雪域高愿吐蕃之地进发。

车马不停,日行夜宿。不知走过了多少日子?当踏入大唐与吐蕃分界之地,面对眼前的“赤岭”, 文成公主该如何感想?

“日月山口到了!”不知何时扎西的车已把我带到日月山顶。

我从大唐穿越回到现实。踏上日月山口,我想,这便是传说的文成公主远嫁而驻驿的山口吧?我身在的日月山海拔4877

米,其属祁连山脉,坐落在青海省湟源县西南40公里,这里平均海拔4000米左右,历来是内地赴西藏的交通咽喉。

日月山,古代称为“赤岭”。早在汉、魏、晋以至隋、唐等朝代,都是中原王朝辖区的前哨和屏障,至唐代时因是唐朝和

吐蕃的分界线而使其战略地位最为突出。故有“西海屏风”、“草原门户”之称。 

这是什么样的风景?站在月亭和日亭前,瞧,日月山东西是两片不同的天地:向西望,是一望无际、天高云低的

苍茫的草原,而回头东望,则是村落点点、田地错落的农区。

扎西说,当年,文成公主行至赤岭,将要离别唐朝管辖的土地,心中一片怆楚。她向前西望吐蕃,天高云低,草原苍茫;

回头东望长安,更加留恋故土。思念家乡,且历经高山缺氧,她拿出皇后赐予的“日月宝镜”,从中看到了长安景色和亲

人,不禁伤心落泪,思乡的泪水汇集成了倒淌河,由东向西,流入青海湖。但她想到身负唐蕃联姻通好的重任时,便果

断地摔碎了“日月宝镜”,斩断了对故乡亲人的眷恋情丝,下定了毅然前行的决心,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西行的道路。

我在想,唐时没有青藏公路,也没有海拔高度的概念,不知文成公主是怎样翻越“赤岭”的,又是如何克服经历过高山缺

氧反映的?

因为文成公主进蕃经历此地,赤岭改名为“日月山”。继文成公主和亲的70年后,唐又以宗室女金城公主嫁给吐蕃赞普

弃隶缩赞,金城公主沿着文成公主走过的路,又一次经过了日月山……

我来到日亭、月亭旁,不由感慨万千。在当年公主驻足的地方,如今东西已是一家亲,当年崎岖艰难的路程如今已变

成了连接汉藏人民的康庄大道。

6

日月山,寄托了汉藏民族及中华大家庭多少故事?

我在想,倒淌河果真是文成公主的泪水变成的?沿着倒淌河的方向,我们继续前行从日月山口进入一片神密的天地。

它的前方便是青海湖。

司机扎西是位有文化的藏族人,其父母住在青藏线西端的拉萨,而他从内地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青藏线的东端西宁。

他做原生态旅游生意,虽然刚过而立之年,但主意做得红红火火。

扎西说,为看父母,也兼做生意,他每年都要开着车从西宁至拉萨来往四、五次。有时,也为内地来西宁去拉萨

的客人跑路,这1937公里跑下来,生日做成了,同客人也成了朋友。

花自己的钱放心,吃自己的饭舒心。我们西域之行,所到之处的食宿、用车及参观门票全是自己掏腰包。

扎西没有忘记给我们做向导的职责。一路,他给我们介绍了藏家的习俗,从他不大流利的汉语和带有天真的眼

神中,我语懂了什么叫本善与爱心。我忽然从心里对藏族同胞有了新的认识。其实,住在世界屋脊上,无论是

藏族及其它少数民族同胞,还是我们汉族人,都承受着生存的挑战。哦,高有高的风险,低有低的从容。人生

何不如此呢?我想,沟通交流有多么重要?我想,包括我们不同民族间、上下级间、行业间,甚至家庭成员间,

如果多些交流,互相换位思考,该有多好啊!

车儿行驶着,从日月山顶一路向西。我看到的,天地更大啦,突然一片草原的景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刚跨越

的日月山,是内外流域水系的分水岭,山东方呈现的是农业区,而山西方换了人间出现的是牧业区。日月山自

然地理位置形成了东西两侧明显不同的景象,其东绿荫蔽日,田畴纵横;其西草原广袤,牛羊成群。

车儿由东向西偏北,沿着青藏公路“一”字型直通远方一望无尽,而左方的远处是连绵魏峨的雪山,近瞧,大

片草原上牛羊成群,似朵朵飘动的云;右侧则是倒淌河畔及下游开阔地域……

同行者范先生自豪地说,翻越日月山,象征着我们在地球迈出两大步:第一步,我们从沿海踏入黄土高坡;

第二步,我们从黄土高坡奔向了西域青藏高原。老范说,晚上要庆贺一下,他包里有瓶宁夏的“老银川”。

扎西喊道,瞧,前方便是青海湖了!

我和老范结束了调侃。这会儿,牛羊成群从我们的车窗外闪过,好在青藏公路两侧有拦护网隔离。扎西说,

这一代有许多农物、牲畜交易市场。说从古代这里就有农牧区交接地带的互市,而昔日的赤岭就是著名

的一个。

当年的日月山,是“汉土回民远近番人及蒙古往来交易之所”,在嘉庆、道光之际,商业尤其繁盛。清

《丹噶尔厅志》记载丹地市场“青海、西藏番货云集,内地各省商客辐辏,每年进口货价至百二十万两

之多”,成为当时西北地区显赫的民族贸易的重镇。

我在想,当年起始云南至青藏的茶马古道途经日月山,而起始长安经敦煌远赴欧洲罗马的7000公里的

丝绸之路,试想如果没有喜马拉雅山阻挡也许会改道奔向西域路过青藏高原,也会路过日月山在此歇

脚吧?!

扎西一路介绍,视野一片风景。随着青藏公路“一”字延伸,不知是我们审美疲劳了,还是扎西驾车

累啦?忽然,前方出现一片湛蓝……

大美青海湖

7

这是一片湖,又是一片海。

这是离天最近的一片海。我们顺着日月山的倒淌河来到世界屋脊、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畔。

扎西介绍道,由于新构造运动,青海湖由祁连山的大通山、日月山与青海南山之间的断层陷落形成。成湖初期,原是一个大淡水湖泊,与黄河水系相通,那时气候温和多雨,湖水通过东南部的倒淌河泄入黄河,是一个外流湖。大约13万年前,外泄通道堵塞,青海湖遂演变成了闭塞湖,由淡水湖逐渐变成咸水湖。

我远望着这片海。扎西说,青海湖有4456平方公里,环湖周长360多公里,比江南太湖大一倍还要多。瞧,湖面东西长,南北窄,略呈椭圆形。乍看上去,象一片肥大的白杨树叶。

时置饭点,扎西把我们带到湖边的一个酒家。早就听说,青海湖盛产青海裸鲤(俗称湟鱼),它是全国五大名鱼之一,年产量为仅为5000多吨,被列为国家重要名贵水生经济动物。扎西同店老板熟悉,破例给我们上了一盘。他没有同我们一起就餐,因为藏族同胞是不吃鱼的。扎西说,青海湖是藏胞心中的圣湖,是龙神居住的地方,这里的鱼是有神灵的(扎西很开通,一直想法让我们吃上湟鱼,我还是感到心里有愧,因为我们吃了鱼,破坏了有关规定,对不起藏族同胞)。也许是神湖,诺大的一个青海湖只生长一种裸鲤,这在世界都是罕见的。

青海湖湖面海拔为 3260米 ,比两个东岳泰山还要高。这里水深约 19米 ,最大水深为 28米 ,蓄水量达1050亿立方米,由于这里地势高,气候十分凉爽。即使是烈日炎炎的盛夏,日平均气温也只有 15摄氏度左右,是理想的避暑消夏的陆地。

传说,当年文成公主在日月山把“日月宝镜”扔出手后,没想到那宝镜落地时闪出一道金光,变成了青海湖。还有的说,是当年东海龙王最小的儿子引来一百零八条湖水,汇成这浩瀚的西海,因此他成了西海龙王。还有说是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被二郎神追赶到这里,二郎神非常口渴,就发现了这个神湖。

自古以来,青海湖被赋予以神话。湖中有“水怪”“海怪”,其在环湖土著牧民中流传了几百年。清乾隆初年编修的《西宁府新志》中具体记载称有:“青海住牧蒙古,见海中有物,牛身豹首,白质黑文,毛杂赤绿,跃浪腾波,迅如惊鹊,近岸见人,即潜入水中,不知其为何兽也”。水怪的出现地点都是在海星山与湖的东岸之间,曾目击湖中怪物者尚有数十人,据称其特征是:形体较大,颜色呈黑黄色。所以,当地人通常有对青海湖进行祭海的习俗。2008年,青海湖祭海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8

对于海,我太熟悉了。所以,当我近距离见到青海湖,没有感到什么心动。然而,当我从心灵透视这片高原,把其放在地球大背景上去回眸,从历史的纵深去思考,便发现她的大美之处。

一阵花香迎面扑鼻,前方是片黄花的海洋。我们让扎西把车停下,只见一片田地上油菜花正开,远处便是茫茫的青海湖。花丛中,“青海湖”字样的标盘列在其间,围着花丛田野,瞧,有三三、俩俩美女摆着各式姿势,相互拍照留念。

我们去往的是青海湖二郎剑景区。打开车门,所见碧绿的草原一望无垠,天空蔚蓝偶有云朵飘过,沿湖畔那大片的油菜花,脚下的前方便是湛蓝的青海圣湖啦……。

终于到了,颇有兴奋。一股格外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直入肺腑。我睁开眼一看,惊呆了!映入眼帘的是黄灿灿的一大片油菜花,扎西说这就是万亩油菜花了。阵阵微风拂过,油菜花左摇右摆,像一阵阵金色的波浪,而蜜蜂随那波浪起舞。

在万亩油菜花旁,便是茫茫的草原。草原犹如一幅画卷,写满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草儿茂盛,足有20多厘米高,一头棕色的高头大马,不紧不慢,一颠一颠,从我身边跑过。再远处是座座蒙古包,扎西说,那是仙女洒下的珍珠。

靠近那湖,湛蓝色的湖同岸上的景致各分秋色,湖儿微微连起波澜。

微波荡漾的青海湖,在阳光的照射下充满生机。湖边的高山像一位巨人,衬托着美丽的青海湖。细浪拍打这岸边的礁石,久久不能平息,如大海的岸边没有什么两样。我向青海湖里抛了一块石子,随着一串波纹伸向远方。

我不禁想到我的童年……

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感受最深的是这里的空气新鲜,天是碧蓝纯净飘着朵朵白云,人也是大多纯朴和善。

我注视着湖水,其映照朵朵洁白的云如昙花在水中绽放。湖边木栈道上的游人笑脸相迎,大概是被青海湖的美景吸引而陶醉了。青海湖的湛蓝没有一丝污染,水面清澈平静像一块光滑的未打磨过的镜子。远处,游船在如在镜子上划过……

我沉浸在凉爽的湖风中,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人在想,只有仔细地领会,谦逊地同大自然亲近,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奥秘。

站在湖边,我久久不愿离去。

9

几只水鸟,从湖面飞翔越上天空。扎西说,青海湖的鸟有200多种,总数在16万只以上,其中斑头雁达3万余只。

青海湖景致大美大气。可惜,由于行程安排,我们不能前往湖中的海心山、海西皮、沙岛、三块石啦!本来,我还要同老范上鸟岛, 鸟岛因鸟蛋遍地也叫蛋岛,形似蝌蚪,全长1500米,现北、西、南三面湖底外露与陆地连在一起。鸟岛是亚洲特有的鸟禽繁殖所,是中国八大鸟类保护区之首,是青海省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地点。

扎西带老范同美女们去拍照啦!我却默默地一个人在木栈道上远望。此时,我感觉整个青藏高原就剩下我一人。青海湖的东南是祁连山,而我的身后远方便是巍巍昆仑山脉,正南是刚翻越的日月山,而北行再西便是天路青藏线的延伸。

我离开木栈道,向湖旁的草原深处走去。我在想,哦,假如人生一切的人事名利如昙花一样凋零,能够陪伴我的只有大地,宇宙的阳光、空气,那地平线上的绿草、鲜花、蜂蝶,更有天空的云朵、雨露……我忽然感到,身为地球上的一生灵,我是多么愧对大自然啊!人生名利场,使我灵魂深处少了对大地万物的敬仰,更没有一路很好地欣赏大自然的风景。

我继续向前走着,顿时,泪涌眼眶。此时,整个青藏高原就在我的脚下,我不停地走着,“在路上”不只是物理的位移,它是一种生活策略,还是一种心情。我知道,如此独行,在离天很近的地方,可以净化我的心灵。也许难有独自一人穿越广袤高原的机会,在没有路的大地上体验“在路上” 感觉啦。

塔尔寺不语

10

在青藏高原,湛蓝的天空、巍巍的雪山,在苍茫的原野上一队队磕头的信徒用磕头的方式用身体测量走过大地。这是人类世界唯有在青藏高原书写出的足以可以感动人类世界的画面。

扎西告诉我,磕头的信徒他们来自青藏或许更远的地方,目的地大多便是塔尔寺,青海湖,或是拉萨。

在青藏高原,藏传佛教是藏民的信仰,这是任何来过青海西藏的人们所能够见证的震撼心灵的场景,也是不可避讳的话题。

在青藏高原,我看到的最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可能就是那些磕头的信徒了。

磕头的信徒他们的双眼写满虔诚,举步投足为了扑下这片高原,深情地朝向远方,这样一磕一拜就是数十万次、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头磕破了、人累得甚至虚脱啦,风餐露宿,但心中的虔诚和目标没有变。

也许,他们在对佛祖刻苦的拜膜中得到了心灵的依托和宁静,这使他们成为一群纯粹和心灵幸福的人。

这是我们离开青海湖的第二日,还是仍然让扎西给我们当向导。扎西说,来青藏高原不到塔尔寺太可惜啦!

塔尔寺位于青海省西宁市西南25公里处的湟中县城鲁沙尔镇。

塔尔寺又名塔儿寺。得名于大金瓦寺内为纪念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而建的大银塔,藏语称为“衮本贤巴林”,意思是“十万狮子吼佛像的弥勒寺”。

我知道,塔尔寺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在中国及东南亚享有盛名,历代中央政府都十分推崇塔尔寺的宗教地位。

天开始飘起小雨,不禁感到有丝凉意。我们举着伞,跟着导游开始了对塔尔寺的参观。因为走进为纪念黄教创始人宗喀巴而建的塔和寺,现场人们一片肃静,加上不能拍照,一切只能跟随导游、随信徒们或游人前行。

我仅是游人不是任何教派的信徒,对法律和政策范围内的宗教活动应怀有一颗平常之心。瞧,那塔和寺,远去朝代上层人物对其有多次的封授名号。明朝对寺内上层宗教人物封授名号次数最多。我亲眼所见,清康熙皇帝赐有“净上津梁”匾额,乾隆皇帝赐“梵宗寺”称号,并为大金瓦寺赐有“梵教法幢”匾额。在这里,宗喀巴的传承者,三世达赖、四世达赖、五世达赖、七世达赖、十三世达赖、十四世达赖及六世班禅、九世班禅和十世班禅,都曾进行过宗教活动。

先去的朝政,历代的活佛。为青藏的繁荣和安宁做出了贡献,历史铭记,时代不忘,一切有利于国家安稳和青藏繁荣的法事都值得我们去敬重。

11

当年,宗喀巴离家赴西臧学法,6年过去了,大师的母亲思念儿子,托人捎去自己的一缕白发,意思是母亲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希望儿子回来见一面。宗喀巴为了佛教事业决意不返,使用自己的鼻血绘了一幅自画像和一幅狮子吼佛像给母亲,写信要母亲在他出生地点用狮子吼佛像和那一株白旃檀树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便如见到儿子本人一样。

大师的母亲按照宗喀巴的旨意,用石片将白旃檀树封起来修建了一座莲聚塔,后来,众信徒又在塔的周围修建了佛殿,后渐渐扩展成为寺院。

在塔尔寺,随时可见到手摇经筒转经或捻动佛珠的信徒们。转经筒和佛珠当地最常见的法器,虔诚的信徒不离左右。藏族人相信,转动一圈经筒或捻动一圈佛珠,等于将所有经文全部诵念一遍,具有很高的功德,所以他们习惯了年年月月天天时时动佛珠转经筒、转动佛珠、念诵六字真言。

在塔尔寺大金瓦殿外面,我见到了磕长头的信徒,他们像潮水一样此起彼伏。在藏传佛教中,信徒每向佛祖许一个愿,要在愿望实现后向佛祖磕十万个头。十万个,那是怎样概念呢?一般身强力壮的人,除去每日必要的吃饭和休息, 不停地磕头,要花三四个月的时间;年老体弱的信徒,则需要半年以上。在这些信徒中,他们有从远方历经几个月一步 一磕、磕长头而到达的,也有专程来此、在大金瓦殿外面占一个位置,从旱到晚坚持数月的,更有无数位转经筒的。

此刻,在通往圣城拉萨的路上,在通往神山圣湖的路上,在通往其它寺院圣地的路上,在风霜雪雨、曲折坎坷、长达几千公里的朝圣路上,有多少藏民信徒正以这样的方式完成着他们最虔诚的祈祷。

12

塔尔寺,不论殿内殿外,一切静悄悄,所有的信徒或游人、一帮帮由各自的导游带入,按指定的顺序和位置,再由各塔和寺大殿内的工作人员统一给以讲解。

从有关文献中得知的“塔尔寺艺术三绝”,但从未亲眼所见。此刻,大殿内,面对酥油花、壁画和堆绣真品真品,我的心禁不住地跳动加速。

导游介绍说,寺内还珍藏了许多佛教典籍和历史、文学、哲学、医药、立法等方面的学术专著。这里,每年举行的佛事活动“四大法会”,虽然热闹非凡,但井然有序。

在大金瓦殿,我仰望着佛眼,心中充满敬畏之感。瞧,身旁那纷纷踏来的信徒,无论是敬香的,还是转着经筒、磕长头的信徒,都是虔诚的。

我想,没有什么力量比得上信仰更有其深远的理想根基。对于藏传佛教,我们应理解之。2005年,从我在云南的香格里拉通往梅里雪山的路上见到磕长头的信徒的第一眼,便对族藏信徒留下深刻印象,心灵便受到了震撼。在藏族人心中,磕长头朝圣积攒功德的,使得那么多信徒心甘情愿将身体扑向大地。

然而,我却认为,藏地“最大的”转经筒不是任何一件人工的法物,而是高原上一座座傲然挺拨的雪山,“最长的”藏经道不是哪一个寺院的建筑,而是藏族人把佛教每天融入生命里的切实的生活。

那么,我们共产党人呢?为了理想信念,如何从心灵和言行中始终点燃并捍卫坚守那颗远大的信仰理想之光芒?这是我在青藏高原所感悟到的。

哦,天晴啦!

瞧,一只苍鹰越上那湛蓝的天空穿过朵朵白云,飞翔至青藏高原更高更远的地方、离天更近啦……

作者简介

王同富,1962年生,大学文化,现供职于中共大连市委办公厅。1981年10月入伍,担任过军级新闻干事、师宣传科长、旅政治部副主任、团政委,曾跟随共和国潜艇参加过重大远航任务。2005年10月转业至中共大连市委办公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已出版散文作品集两部,创作诗词百余篇。有8篇散文、诗歌在全国征文中获奖,其个人辞条被收入《中国散文家大辞典》。

  

“一林多谷”即在大连范围内建立统一的“大连市作家森林”,在各区结合本区特色开展形式各异的"谷地",通过充分发挥不同特色文化"谷"的作用。

  

  • 简介

    大连作家森林杂志创刊于2014年10月,由《大连作家森林》编辑部编辑出版。[详细]

  • 简介

    《海燕》现由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主管,大连报业集团主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