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芬芳的花

大连作家森林 作者: 飞鸟 2016-07-26 15:32

初夏的一天,李航去一家私校应聘语文教员,校园里有一棵桐树,喇叭样的花朵散发着幽幽清香。

校长看了看李航的简历,又看了看他发表的小说,点点头,说,在苦日子里还保持上进的心,我愿意给你个机会。

从小就苦惯了,受苦不怕,上进?李航想,也许校长指发表的小说,唉,那算上进吗?那是在寂寞里泪水与星光的对话。

学校同年级段只有一个办公室,大而凌乱,一张办公桌就是一位老师的天地,李航旁边是英语老师赵兰,去年刚本科毕业。赵兰个子不高,扎着马尾,眼小,腮上有雀斑,但整个人很干净,透着一种安宁。

李航租住的小屋离学校很远,他开了个小伙,弄些馒头稀饭吃,中午休息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没有时间回去,只好在学校附近的小吃摊对付一顿。小吃摊上的饭啊,李航说,头疼。其实李航头不疼,是胃疼。

李航真想吃一碗软软的面条。

杨树叶子又宽又厚,闪着绿色的亮光。赵兰进办公室,杨絮挂在她的身上、头发上。李航说,有碗面条吃就好了。赵兰说,明天中午,你交给我三块钱,我多做点。李航说,那好呀。

赵兰租的房子离学校很近。

面条细白长软,筋道。清水煮,放进青菜,葱花,西红柿。一股香味弥漫,李航的口水直往喉里吞。

李航基本上每天中午都会去赵兰那里,吃上一碗面条。

一大一小两只碗,大的是白色的瓷碗,小的是蓝色的瓷碗。李航用大碗,大口吃着面条,与对面用蓝碗的赵兰说些闲话。

俩人没目的地说话,很快,面条就吃完了,李航会在碗底见到一枚金黄的荷包蛋。什么时候开始见到的,李航忘了,似乎李航要加钱,赵兰说都是同事不赚你钱了,三块钱,够。

日子水一样哗哗流淌。

这天,赵兰依然轻轻地煮面条,轻轻地切菜,面快熟时,赵兰冲李航点点头,李航去水房洗手。每次李航洗完手回来,面条已经舀进一白一蓝两只碗里了。

李航甩着湿手从水房回来时,火已经关了,一锅面条青青红红白白香香地舀进两只碗里,却不见赵兰。

阳台上传来赵兰接电话的声音。

李航瞅瞅面前的两只碗,心里动了动,他端起蓝色的碗开始吃面条,一边吃还一边把玩,思忖赵兰回来发现换碗了,会有怎样的一番玩笑。一小碗面条李航很快吃完了,吧咂几下嘴,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什么呢?李航拼命想,拼命想,他起身,走到那只白碗边,伸筷子进去,一搅,一枚金黄色的荷包蛋浮上来,李航愣住了。

李航轻轻走向阳台,赵兰正背对着他接电话,好像是赵兰的母亲打来的。

阳光温暖地洒下来,笼罩住赵兰,把她小巧的身子融进无限地灿烂中,像一朵芬芳的花。

李航走到赵兰身边,静静等着,等着赵兰挂电话。

赵兰微笑着挂上了电话。

李航说,兰,我以后吃面条,打算不付钱了,可以吗?

  

“一林多谷”即在大连范围内建立统一的“大连市作家森林”,在各区结合本区特色开展形式各异的"谷地",通过充分发挥不同特色文化"谷"的作用。

  

  • 简介

    大连作家森林杂志创刊于2014年10月,由《大连作家森林》编辑部编辑出版。[详细]

  • 简介

    《海燕》现由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主管,大连报业集团主办。[详细]